返回顶部
首页 > 时尚生活 > 正文

第一个造出凉席的古人,一定被街坊当成了英雄
2019-07-05 15:35:27   来源:   评论:0 点击:

智能空调已经在生活中像手机一样普及了,恐怕只有在假期探望老人的时候,我们还能看见屋里摇着头的电风扇,而10年前就买回家的海尔立式柜机

智能空调已经在生活中像手机一样普及了,恐怕只有在假期探望老人的时候,我们还能看见屋里摇着头的电风扇,而10年前就买回家的海尔立式柜机空调,依然罩着老人用缝纫机做的花布罩子。

 

虽然对年轻人来说,开着空调盖棉被的美妙体验无法撼动,但使用一夜凉席,第二天身体局部压出来的印记,是每个灵魂在夏夜里不屈的图腾。

 

第一个造出凉席的古人,一定在仲夏之夜被街坊当成了英雄。

 

 

 

如果你去网上搜索“凉席”是谁发明的,有95%的几率会看到一个叫“姚焕奎”的名字,而他的背景却只是“一个很久很久以前”的人。

 

2016年,《科学报告》杂志刊登了一篇报道,详细记录了中国现存最早的,有准确鉴定和测年的编织品。它的出土地是浙江余姚田螺山遗址,属河姆渡文化体系,2004年开始发掘至今已经15年,考古团队曾在遗址中鉴定出有茶树根,证明河姆渡人也种过茶树。

 

 

考古现场发现的席子

 

这是一片芦苇席,经测年显示有大约7000年的历史,出现于距今6645年到6775年前的新石器时代,比钱山漾遗址的丝织品遗存(中国最早的丝绸遗存),还早了至少1000年以上。

 

所以最早造出席子的是河姆渡人,但它还无法称之为我们广义概念的凉席,仅仅叫做“席子”。

 

当时据凤凰网报道,该篇报道论文的第一作者,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的副研究员张健平带团队用了一年左右时间,研究了席子残片中的植硅体和细胞形态,与我国编织技艺中常用的材料——芦苇、竹子、蒲草作对比,发现参数与特征都和现代芦苇一致,证明了席子极有可能是由芦苇的茎秆编织做成。

 

 

传统编席的工艺图

 

 

科学团队通过席子表面附着物分析,没有发现粮食残留,席子出土时是片状的,所以推测应该是铺地上的席子,或者是造房子时挂的帘子。

 

 

 

席箔,是用高粱秆或芦苇加工编织而成,可做床垫,也可用于搭设席棚。

 

考古队挖掘出的古人使用最早的席子,那么它的用处是我们认知中的凉席吗?

 

凳子茶几这些坐具发明之前,人们在家里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席子上度过的,从奴隶社会后期起,席子主要是指人们生活中的坐具,分为"筵"和"席"两种,"筵"是以蒲草或苇子编织,面积相对大,"席"的材料要精细些,面积相对小。材料上来说,几本都是蒲草或芦苇。

 

据《西京杂记》记载,汉武帝时,产生较奢侈的工艺,“以象牙为簟”,汉武帝曾命人打造象牙制的席子博取妃子欢心。

 

在《魏书》中还有“务献七宝床、象牙席”的记载,说明随着社会发展,凉席由于在材料上不同,逐渐演化出功能和价值的不同,来体现人的身份地位。

 

雍正也为自己制作过象牙凉席。

 

 

北京故宫内收藏的象牙席,长216cm,宽139cm。

 

据雍正时期内务府《养心殿造办处各做成做活计清文件》记载:

 

“雍正六年,五月初五日,奏事太监张玉柱交来象牙席褥子四个,各长四尺五分、宽三尺六寸五分。传旨:将席拆下托毡,沿蓝缎边,铺床用。钦此。”

 

 

故宫博物院也收藏了一件象牙席,同为雍正时期。

 

因为制作难度大,耗费人力财力高,胤禛为了推行节俭之风就不允许再制造这种奢华的象牙席了。

 

古时,凉席不是一开始就流行于普通百姓家里

 

比如在春秋战国时期,铺席的规矩非常讲究,从天子、诸侯、士大夫及老百姓都有严格规定,宋国的墨子主张“兼爱、非攻”,他在《非攻》 论述了自己“非战”的观点,同时有个墨子止楚攻宋的小典故。

 

 

墨子像

 

鲁迅在小说《故事新编》当中有过一次对《非攻》的细节的解读,很有意思。

 

子夏的徒弟公孙高来找墨子,已经好几回了,总是不在家,见不着。大约是第四或者第五回才在门口遇见,他们一同走进屋子里。

 

公孙高辞让一通,看着席子的破洞,和气地问道:

"先生是主张非战的?"

"不错!"墨子说。

"那么,君子就不斗么?"

"是的!"墨子说。

"猪狗尚且要斗,何况人……"

"唉唉,你们儒者,说话称着尧舜,做事却要学猪狗,可怜,可怜!"

 

为什么要讲墨子止楚攻宋的故事呢?

 

墨子为了阻止强大的楚国攻打弱小贫困的宋国,他不远千里,穿着破草鞋,带着窝窝头,亲自去楚国劝说为楚国制造先进武器云梯的公输般,和一心发兵攻打宋国的楚王。

 

墨子是宋国贵族目夷的后代,生前担任宋国大夫,一个大夫,竟然坐的是破洞席子,这个生活细节在文献记载里,目的为的是体现墨子的不容易。同时“大夫坐破洞席子”这样一个细节,相对体现了在当时的反常,以至于公孙高看了一眼就知道,墨子大夫都这样了,对“非战”是铁了心的。

 

后来,席子分为了“席”和“簟(diàn)”,有的席在冬天用来保暖,制作材料无非是蒲草、芦苇,质地温和柔弱;而簟是夏天用的,也称夏簟,质地清凉,只有竹蔑是用来制作簟的材料,也是古时最高档的材料之一。夏簟以寝具多见,先秦时期通常是收敛君王才能用的。

 

西晋文学家左思在《吴都赋》中提到“桃笙象簟,韬于筒中”,指的是桃笙编成席,象牙装饰席,再收藏在筒中。可见人们对手工艺品的制作要求,不仅只是功能,还要求美观精致。

 

另一种叫“黄琉璃”,手工更精细,需要把竹篾磨搓的很细,这样再编出来纹路也很细腻,颜色看起来像块琉璃,故称为黄琉璃,多是达官贵人才用的寝具。

 

苏东坡的《南乡子》中记载:“凉簟碧纱厨,一枕清风昼睡馀。睡听晚衙无一事,徐徐,读尽床头几卷书。

 

意思是说,簟席生凉,碧纱橱帐,白日里闲眠醒来,枕边轻风拂过。躺在床上听闻向晚的衙门里没什么公事,慢慢地,把床头的几卷书给看完了。

 

 

苏东坡画像中正坐在席子上

 

唐宋时期明确有了凉席的功能概念,当时在夏天铺设凉席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了,凉席的制作选材也更多的考虑了实用性。

 

夏簟在宋元时大受欢迎,人们都将他称为“凉簟”,到了这里,凉席已经有了一个准确的发展方向。

 

当时出现了两个爆款,一种叫“桃笙”,是阆中山的桃笙竹篾,阆中是今四川地区,桃笙竹篾也就是桃枝竹所编的席子。

 

 

 

明代广东兴宁知县祝京兆,在其《野记》中记载:“凡象牙齿之中悉是逐条纵攒于内,用法煮软,牙逐条抽出之,柔韧如线,以织为席。

 

清朝以后,广州制作的象牙席为最好,清中期曾作为常见的贡品。广州的象牙艺师们利用象牙的纹理与韧性,将用药水浸泡过的象牙劈成均匀的薄片,再磨制出洁白的光泽,然后编织成各种纹饰。

 

史料中记载的象牙劈丝软化的工艺早已失传,没有人知道如何做到这项工艺。

 

虽然现在的夏天完全交由空调来调整温度,但长时间的处在空调间里绝对是会适得其反,夏天适当出汗,才能维持正常的新陈代谢,防止因为炎热干燥上火。

 

为了让夏日乘凉避暑更加富有诗意,我们搞了件大事情。

分享到: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2019飞炫舞蹈成果展《四季》汇演 || 门票现正火热抢购!
下一篇:体感40℃+!36℃高温的中山,可以这样避暑…